1. <i id="6y9dm"></i>
        <u id="6y9dm"></u>
        1. <u id="6y9dm"><bdo id="6y9dm"></bdo></u>

          <u id="6y9dm"><bdo id="6y9dm"></bdo></u>

        2. <u id="6y9dm"></u>
          <i id="6y9dm"></i>
          1. <u id="6y9dm"><bdo id="6y9dm"></bdo></u>
            首頁 > IT時報 > 科技 > 正文

            入冬以后蔥價有望回落

            2021-11-08 15:34:50來源:大眾網  

            作為“煎炸烹炒”離不開的輔料,大蔥是人們生活的必需品。進入十月下旬,各類蔬菜價格連續上漲,大蔥也不例外。那么,價蔥為何搖身一變“向錢蔥”?又帶來了什么樣的影響?日,大眾網·海報新聞記者在多地進行了調查采訪。

            章丘區王金村農田里的大蔥

            陰雨天氣來襲,大蔥減產

            秋末冬初,寒氣入侵。傍晚時分,大蔥種植戶魏明泉獨自一人扛著鋤頭在田間踱步。他所在的地方正是女郎山腳下的章丘區王金村,這里的村民世代種蔥,已有2600余年的歷史。日,本該是收獲大蔥的歡慶時節,可他眉頭卻是緊鎖著的。

            爛根的大蔥

            “你看,根全爛在了地里,沒辦法啊。”看到記者走,他拿起一根枯黃發黑的爛蔥嘆氣,“今年這一畝地就收了兩三千斤的大蔥,去年光小蔥就收了兩千多斤,還有一萬多斤的大蔥。”魏明泉一共承包了20多畝地,今年每塊地產量不一,少的兩千多斤,多的八千多斤。大蔥之所以減產,“罪魁禍首”是9月中下旬到10月初連綿不斷的陰雨天氣。魏明泉記得,當時的雨一下就連著好幾天,太陽卻只是稍微“露了露頭”。“如果是下兩天晴兩天,水能及時排干的話,問題不大??梢且恢芟掠?,一天晴天,蔥就受不了了。因為種植面積大,要想保證蔥的品質,就得露天種植,也是看天吃飯吧。”

            被雨水淹沒之后,農田殘留的積水使得機器無法進入,只能人工收割。“今年機器能進去的地,120元收割一畝;機器進不去的,4個人一畝地。我雇的刨蔥工人,每人每天360元工錢,去年是250元左右。還有捆蔥工人,也從160元漲到了240元。”

            極端的天氣,上漲的人工費,讓那些好不容易存活下來的大蔥“身價”翻了幾番。“好點的禮品蔥,現在賣到8元一斤,普通一點的蔥現在是4.5元一斤,而往年的好蔥是5元多一斤,普通點的還不到1元。”魏明泉抬頭望了望天,他說自2013年受了一次災以后,這些年就沒遇到過這樣的天氣。“章丘大蔥,高、長、脆、甜,我們村的品質好,常常是作為禮品蔥銷往全國。外人不知道,種蔥比種莊稼難多了,天意往往決定成敗。”

            正在田里刨蔥的魏明泉

            今年一畝大蔥也就能掙5000元左右

            論種蔥的經驗,魏明泉算得上“資深”。今年72歲的他,已經在農田里走過了60多個年頭。每年從夏至到立冬,是大蔥生長的最佳時機,一年只收一茬。麥收之后,拇指長的蔥頭被栽進地里,培一次土,長高一節指頭,培12次土以上,才能長得壯。除此之外,施肥、打藥都不能少。遇到像今年的極端天氣,被大風大雨打擊的大蔥還需要一根一根用竹竿扶正。“兩三根蔥用一根竹竿,一千塊錢的竹竿,插不了幾畝地。我是自己干,后來彎得腰疼,就跪在泥土里扶蔥。”

            魏明泉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從化肥到藥水,加上買竹竿,收割機還有人工費,一般一畝地的成本在5000元左右,利潤是5000元上下。“就算今年蔥價這么高,收入還是沒辦法和往年持。”還好,村里前幾年給大蔥都上了保險,他說,幾天前還有人來田里了解情況,后續應該也會有補貼。

            種植大蔥這么多年,狂風暴雨也好,艷陽高照也好,農田的大蔥最清楚不過,魏明泉的身影從不曾消失。如今,大蔥批量上市的時候即將到來,搶收、分揀、去皮、裝禮盒,魏明泉忙碌到深夜不足為怪??粗约悍N植的大蔥發往全國各地,魏泉明祈禱著明年的天氣能好一些。

            銷售鏈條里,各自有各自的難題

            太陽出來后,一批從章丘區徐家村農田里運輸的大蔥,已經到了經銷商石女士的攤位上。“由于品種差異,我們這里的禮品蔥比王金村的便宜點,一盒賣45元錢,10斤左右。在田間收的毛蔥進價是2.8元,毛蔥批發價售價3.5元左右一斤,凈蔥批發價售價4.2元一斤。今年產量太低了,售價比去年漲了兩倍還多,也是情理之中。”

            石女士攤位上包裝好的禮品蔥

            她指著攤位上大蔥介紹說,由于今年的蔥不夠粗,不夠長,重量不夠,裝盒也要比去年多用上幾根,無形中增加了成本。“蔥價上漲以后,賣得很慢,銷量不比去年。好多人來問價,都被價格嚇退了。”

            正在包裝大蔥的石女士(右一)

            零售商丁老板就是其中一個被章丘大蔥價格“勸退”的人,在山東匡山農產品綜合交易市場做生意的他,今年選擇放棄章丘大蔥。“太貴了,進價4元多,怎么也得賣到6元以上,有人買嗎?我現在攤位上的蔥是濰坊和度產的,3.2元一斤,就是這樣,一天才賣一萬多斤。去年是翻倍,賣兩萬多斤。”聽到記者詢問期的蔥價,市場里另一位楊老板告訴記者,今天的價格已經是幾天中相對穩的了。“要是想買章丘大蔥倒也可以,就是得提前預訂。我不多進貨,因為利潤太低了。雖說利潤一般在0.2元,但運輸過程中掉秤掉得厲害。你算算,我賣2.6元一斤,掉一斤秤損失多少,去年1.7元一斤,就算掉一點秤也沒什么吧。”

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今年的運輸費也在上漲。“油價一直在上漲,運輸費用也得漲啊??傮w來看,1000公里的話,運輸1噸菜,大概漲了10元。往年都一直很穩,沒有這樣的情況。”蔬菜經銷商王春告訴記者,攤位費、運輸費,最終都得算在成本里,菜價自然就上去了。

            專家預測:入冬以后,蔥價有望回落

            賣蔥人發愁,買蔥人也猶豫。在交易市場,記者遇到了家住營市東街的市民馮阿姨,她和老伴原本想到超市上買點蔥,到了超市卻發現大蔥價格已經漲到五六元一斤,他們專門坐公交車來到這里。“我老伴是第一次來,還是這里便宜點,多走點路也沒什么,這回買了20斤,夠吃一冬了,害怕蔥再漲價。”

            與菜場老板講價的馮阿姨

            從十月下旬開始,除了農貿市場和超市,在各類生鮮售賣臺,大蔥價格也一路“瘋漲”。目前一斤7元、11元的不在少數,甚至有些大蔥一根就要6.8元。不僅是大蔥,菠菜、黃瓜等蔬菜價格也高于往年。

            章丘大蔥在某外賣臺上的售價

            農產品價格分析師何曉杰表示,“進入冬季之后,從南方的一些城市,比如上海、江蘇、福建等地運來的大蔥補充供應之后,預計大蔥的價格會有所回落。從天氣來看,雖然今年降雨量比往年有所增多,但整體的天氣還是比較好的,排除不良天氣的影響,價格變動應該不會像往年那么大。”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

    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    亚洲精品国产av现线

                1. <i id="6y9dm"></i>
                  <u id="6y9dm"></u>
                  1. <u id="6y9dm"><bdo id="6y9dm"></bdo></u>

                    <u id="6y9dm"><bdo id="6y9dm"></bdo></u>

                  2. <u id="6y9dm"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6y9dm"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u id="6y9dm"><bdo id="6y9dm"></bdo></u>